土豪棋牌

2020-01-12 13:53:31 _官方直营

  那是2012。年秋,由于。免疫力低,。肺部感染发展成肺结核,他被确诊。为艾滋感染,。住院治疗。

  刘飞把自己关在。病房里,拒绝见任何人。,每次父母探望,。他就发脾气,。“当时特别害怕,想找栋高楼。纵身一跃,或。用刀割结束生命”。

  春节前。,刘飞病情。有所好转,可以回老。家。他记。得,那一年山东特别冷,下着大。雪,农村家中没有暖气,卧室里只。有一个炭火。炉子。每隔一小时,父母。就会进屋给他换一次炭火。

  “我最感。动的是,爸妈不。敢总待在屋子里。,怕我反感;又不敢离。得远,怕我自。杀。就一直站在院子雪地里,。隔着窗户偷偷。看我。”刘飞说。

  离婚

  确诊艾滋后。,刘飞告诉妻子真相。,并坚持离了婚。

  “父母不知道我是同性恋,当。时一直催我结婚。”刘。飞回忆,自己迫于无奈,同意和见。了五次面的同村女孩。结婚。

  婚礼很简单,连。亲朋好友都没有。通知。婚后,刘飞在公司住。,妻子在。外租房,两。人不曾有。过性生活。好友家。人劝说下,正当他。试图和妻子好好生活。时,却被确诊为艾滋感染者。

  父母希望他隐瞒。妻子,刘飞却。很坚定,“我可能一辈。子都不会好起来,。不能耽误她。”他。说,自己庆幸,“还好没。有把病传染给她。”

  24岁的夜店。舞者张坤确诊后,再也没有谈恋爱。。

  2013年,他在五。棵松一家夜店。跳舞。当时医院定。期来宣传艾滋的相关知识,并进。行唾液试纸筛查。第。一次参与时,。他只当凑。个热闹,第三次时,。他被查出感染艾滋。

  此前,。张坤已反。复出现低烧症状。“但我。对这病一无所知。,总觉得离自己很远。”

  他请了两周假,在北京一处。隔断的出租屋里。,将自己与外。界隔绝,每天从网上搜索艾滋。的信息,然后消沉,偷偷。吸食毒品。

  直到。一无所有,他才走出房间。。第一件事就是。和男友分手,“我只是说。不合适,不知道是不是他传染给我。的,因此也建议他去检测。”

  张坤再也没有谈过恋爱。。他说,不。是没有遇上合适。的人,也知道。做好保护措施可以避免传染,但心。中还是会。有害怕和忧虑,“。我总觉得喜。欢一个人,就是在害一个人。”

  “和正常。人该是一样的”

  因为生病,。刘飞的父母和哥哥辞了职,。并四处借钱为他治病。母亲还。把医学典籍上相关知识记。录下来,每天根据医嘱。给他擦身。,每周骑电动车带他去医院。检查。“。我是外婆带大的,。父母长期在外打工,小时候一。直觉得自。己被忽视。”。刘飞说,经历一场病,却得到更多。的爱,像是重生,“开始理解。父母的不易,想要重新生活。”

  经历了半。年的肺结核治疗,天气回暖时,。刘飞的身体恢。复一些,他回到北京继续工作。“。我告诉自己,要振作,要给父母回。报。”他参加了成人高考。,升职为公司的经理。

  2012年12月1日。,刘飞参加红丝带之家组。织的活动,成为志愿者。“我。觉得应该让更多人走出。恐艾阴影。,所以利用休息时间做些力所能及。的事,并用自身经历。去劝慰刚感染的患者,。让他们振作起来。”

  他想起志愿工作时。,一个1。7岁的孩子确诊艾滋感染,在医。院走廊里,直接撕掉确。诊报告,。孩子母亲靠。在墙边哭——只。有拿着确诊报告,。才能领到免费的抗病毒药物。

  “你还年轻,还有。父母。不要认为自己生命就此结。束了,你看我,已经好。几年了,这个病按时服药是。可控的。”。在刘飞劝。说下,对方最后接受治疗。

  李力也在北京佑安医院做。志愿者,普及。艾滋知识做好防。护,同时劝说感染。者正常服用药物。有。时他会遇上在校大学生。感染艾滋后。,休学或者被学校劝退。在劝说安。慰的同时,会利用组织力。量,找到学校,帮他们争取回到学校。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。我会一辈子坚持服药。。”李力说,“我告。诉他们,首先要正视,这个病是可。控的,同时要相信。,自己和正常人应。该是一样的。”

  染上毒瘾

  大学毕业后,李力前往国外。读双硕士。学位,他开始吸食大麻;刘。飞则是在同性朋友家中,“吸。完后才知道是冰毒。”

  2016年初,刘飞第一次。接触毒品时,保持了一定的。警觉性。吸完停了一段时间,他觉。得没有成瘾,才放松警惕,。直到后来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。甚至辞掉工作。

  直到因为。买卖毒品被关。进看守所,刘飞才意识到问题的。严重性,“我以前还觉得自己是对。社会有用的人,为了。片刻的欢愉,我失去。的太多了。”

  30岁的李德。曾是北京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。,因为一次同性感情的失败,沉迷。夜生活出入各种夜场,染上毒瘾。

  李德。说,自己工作态度变。得懈怠,惰性越来越强。,记忆力下。降。“每。天只沉溺在毒品。和淫乱的生。活状态中,后来感染了艾滋。”

  2014年6月末,公。司老板发现他吸毒后,将其辞退。。2016年10月25日,李德。再次因吸毒被。抓,于同年11月8。日开始执行两年的强戒处罚。

  刚开始,李德总觉得,“自。己怎么这么倒霉”。转到利康教育。矫治所后,他的心态有了变化。“。自从染上毒瘾,我几乎一切。成空,积蓄光了。,没了友情,也拖。累了家人。父亲因为。我被强戒的事引发脑血栓,但家。人并未埋怨我,也。没有放弃。我。”他开始学习戒毒方法,“这。次,我有了信心,。一定要彻底跟毒品决裂。”

  治疗与新生

  因为。艾滋和毒。品,李力。、刘飞和张。坤,都在利康教育矫治所被。集中收治。

  每天早上8点和晚上8点。,民警集中。发放抗病毒药。物。除定期检测身体。状况外,他们。可以学习。太极拳、八段锦等,也可以根据。爱好参加绘画、棋艺、运动类。的兴趣小组,天气允许。也会集体在所。内的院子里跑步锻炼。

  “他们现在都处。于无症状感染期。。”负责所内治疗。的医生戴晶平介绍。,艾滋病第一个时期。为急性感染期。,会出现感冒。症状;第二个时期是无症。状感染期,一。般持续5到10年,服用抗病毒药。物可延长,不会很快发。展到第三阶段——艾滋病期,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。

  “这里就像个封闭管理的学校。,除了没有自由”。。2016年7月21日被收治。的张坤说。“民警。和我们相处,不。会戴口罩或手套,有什么家里的。事,我也会跟他们说。。有次我发烧,队。长就用手摸我的脑袋。,问烫不烫。我的心会一惊,虽然。知道这样不会传染,但还是会担心。”

  再过两个月,刘飞就要结束。服刑回家。他说,出去。后第一件事,“就是带父母出去旅。游,多陪陪家人。”

  关于治。疗,他充满。信心,“前几天。我在报纸。上看到,科学家已研制出蛋白酶。抑制剂,只要控制住蛋白酶,它。就会完全停止复制。。也许明天就实现了。”

  刘飞想起自己刚得病,母亲病。急乱投医,甚至求神拜佛,。说在院里种棵果树,果实长出。来后他的病就会好起来。母。亲真的在院里。种了一棵,有次邻居打地基不。小心碰到了树,她甚至要。和对方拼命。

  他笑了笑,“我当然不信。,不过这棵树已经长满了果实。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左。燕燕摄影/新京报记。者吴江

  中新网12月4日电据中国驻。洛杉矶总。领馆网站。消息,近日,驻洛杉。矶总领馆发现有人采取。虚构申请人信息等手段,恶意抢。占该馆护照旅行证网上预约。名额,导致预约名额短时。间被占满,预约办证时间。从4个工作日增加至1个月,给广。大申请人办证带来极大不便。 。 图片来源。: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网站。

  恶意抢占护照。旅行证预约名额严重。扰乱办证秩序,损害公众利益,。驻洛杉矶总领馆对此表示。严重关切,正会同国内主。管部门积极采取措施,全力打击恶。意占号行为。。现郑重提醒广大申请人:

  驻洛。杉矶总领馆严格按规定收取办证费。用,网上预约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
  驻洛杉矶总领馆预。约网站向所有。申请人开放,请直接提前预约,切。勿向他人购买预约号。。自即日起,该。馆将对此从严审查,不受理购买。的预约申请。

热门文章更多